何孟怀

【视频】【原创异境空间】5疑案-东狐书社申明本作品的转载已经得到了原作者授权峡山招聘网。哪怕这个故事再烂,在未经作者本人......
当前位置 :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视频】【原创异境空间】5疑案-东狐书社

申明
本作品的转载已经得到了原作者授权峡山招聘网。哪怕这个故事再烂,在未经作者本人和本公众号同时许可的情况下,谢绝转载!
作者信息
临江仙
编辑排版
搬砖袁姓小哥

第一章亡灵使者
5.疑案

延州市,位于江阳市西边,西南省地级市。华国历史文化名城之一,以延江春酒为代表的发达的酿酒工业使得延州市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华国酒都。一年前,就在这座风景优美的城市发生了一件令全国震动的大案。新上任的市长姜渊明在市政厅发表就职演说的时候被人枪杀罗秀春,当场死亡。
事情发生的非常突然,现场维持秩序的警务人员与市长身边的安保人员都没有提前警觉。出事之后警方迅速封锁现场,发现一个身穿风衣戴着礼帽的男子形迹可疑。警方当机立断将其抓捕,并在他身上发现了一把冲锋手枪。弹匣已经空了,有明显的使用痕迹。能够确定他就是射杀市长的凶手。令人惊奇的是,在警方想要取下墨镜和口罩看一看这个男人的真面目的时候,发现他早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这个男人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死了,现在不过是一具尸体!
尸体竟然能够自如行动,还会刺杀市长。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一旦公布肯定会引起民众的恐慌。会不会是有人使用障眼法,在射杀市长之后用一具尸体干扰警方的调查,自己逍遥法外?但经过仔细分析之后黄渤爱与愁,这种可能性就被否定了。在市长遇刺之后,这个穿着风衣的男子就立刻进入了警方的视线,从他逃离现场到被抓捕用时很短。几乎是在锁定风衣男位置和逃离方向的一瞬间就将其抓捕了。如果说这么短的时间还有人能够李代桃僵的话,他肯定不是普通人。
难道说是传说中的赶尸?据说在华国潇湘省西部地区存在这样的一种秘术,能够让死去的人的尸体动起来,自己走路。可这毕竟只是传说,就连常年在潇湘西部生活的本地人都没有见过,何况是相隔一千多里的西南省江阳市。
还有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情况,冲锋手枪的15发子弹全部命中市长,身边的安保人员完全没有受伤。事发当时,有一个安保人员奋不顾身挡在了市长身前,可子弹依然没有打中他。这太奇怪了,子弹难道会拐弯不成?事后警方对风衣男的身份进行了调查,他叫石岩,一名普通的出租车司机,半个月前一次夜里跑车的时候不小心遇到了歹徒,被害身亡。一个从没用过枪,也没有接受过训练的人,即便是被赶尸人控制,也不可能枪枪都命中目标。警方甚至都在怀疑是否有内鬼,但是现场执勤的警员并没有配枪,市长身边的安保人员配备是单发的手枪,容弹量7发,而且子弹口径不一样,因此也排除了。
现场除了早已经死去的风衣男,没有发现其他可疑的人,也没有找到所谓能够控制尸体的赶尸人。唯一能够称得上是线索的就是市长身上的15个弹孔。一枪命中心脏,其余十四枪打在了身体其他部位,如此泄愤一般的射击,凶手不是心理变态就是和市长有什么恩怨来复仇的,只有从这一条线索往下慢慢盘查。对外,警方只能说枪杀市长的凶手已经伏法,但是幕后主使尚在调查中,案情明了之前不对媒体透露任何消息。
有道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防川的重点在于疏通而不是一味的堵塞。对于政府封锁的消息,民众在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就会发挥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进行各种八卦。这次延州市领导调任,本来副市长陈孚远有希望担任市长的职务,但没想到省领导直接指派了姜渊明担任市长。这不符合一贯的选举程序,如果按照民众投票,陈孚远是当之无愧的。而且他在副市长任上分管的农业科技方面也是很有成绩。于是民众就开始八卦,姜渊明肯定是陈孚远雇人刺杀的。因为陈孚远跟市里某个大集团的老板走得很近,目的就是为了买选票,没想到钱花了事情却没办成,陈孚远受不了才出此下策。还有的说是市议会里的某个议员和陈孚远不对付,想要嫁祸给他,才雇人杀了信任市长姜渊明。一时间谣言四起,成了延州市民茶余饭后最喜欢的谈资。
“然后呢?这个案子和那个女人有什么关系傅羽佳?”张振扬问道。整件案子里并没有视频中那个女人出现,她有为什么会被警方认定为嫌疑人呢?
“你别着急啊,听我慢慢说嫡女奋斗记。”赵鹤冰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事情还得从那个风衣男人身上说起。”
警方从姜渊明的仇家这一条线索往下查,但是依然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秋田犬蓬夫。姜渊明并不是延州市人,不是通过选举当上的市长,而是省里直接下派的。要说有人对他不满那是肯定的,华国实行选举已经三十年了,早就没有省里下派官员的事情出现。除非是某个地级市发生了重大的事件需要省上或者中央的官员坐镇。可是延州市这几年都平安无事,根本不需要特派员来坐镇指挥。因此姜渊明的到来肯定会引起延州官员的不满。但是要说与他有血海深仇,那倒不至于。所以这条线索就算是断了。
延州警方也很头疼挺乃儿,尤其是延州市公安局的局长钱钧更是忧心忡忡,新任市长甫一上任就被刺杀,这说明地方治安有很大问题,公安局负责治安,市长出事,难辞其咎。地方行政长官是选举制,但是司法部门是独立于行政的,他们只受省厅上级的直接领导藤堂静,和地方行政是互相监督互相协助的模式。因此公安局长可不是市民选出来的,搞不好省厅领导一句话,延州市公安局长就换人了。钱钧正在头疼的时候,任明廷突然接到下属来报说是有人认尸。
钱钧仿佛看到了希望,捉到幕后凶手的希望。遇刺案中并没有无辜市民受伤,而市长姜渊明死亡也是媒体早已公布的事情,姜渊明的家人已经把他的尸体火化下葬了。只剩下石岩的尸体还放在公安局法医室中魔界生死棋,警方也没有公布石岩的样貌。这个时候有人来认尸,极有可能是真正的凶手。钱钧立刻到法医室去查看情况,发现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她自称是石岩的女儿,听说父亲在夜晚出车的时候被歹徒杀害,才急忙从外地赶回来。钱钧有些失望,他本以为能够查到一些有用的线索,但是没有想到指向的却是半个月前的一桩惨案。随即一丝疑惑又从钱钧的心头生出,半个月前出租车司机石岩遇害,按照现在的通讯和交通状况,怎么也不可能是半个多月后才接到消息赶过来吧。而且,当时那帮歹徒也没有抢走石岩的随身物品,警方根据他手机里的联系方式联络过他的女儿石晗羽,也就是现在认尸的这个女人。但是电话不通,没有联系到她。
钱钧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便对石晗羽说明了目前的情况,让她先回去,等候警方通知。临走前还采集了她的指纹与DNA信息。之后,钱钧便让人调查了半个多月前石岩遇害的那桩案子。不查还好,一查发现,那帮所谓的歹徒并不是接头小混混,而是一个有组织杀手团伙,名叫暗夜联盟。他们成员只有七名,但是各个都能力出众。许多政商界的大佬都是死在他们的枪下。一年前他们被列入了国家红色通缉令中,国安部正在对他们进行追捕。
可是石岩只是一个普通的出租车司机,也不是什么商界大佬,国家政要,为什么要杀他呢?警方将怀疑重点放在了石晗羽的身上,一查发现她竟然是暗夜联盟的前成员,于半年前退出。
“杀手?”张振扬十分惊讶地看着赵鹤冰。
赵鹤冰缓缓点头:“是的苏烟多少钱,石晗羽是暗夜联盟的杀手,于一年半前退出了组织。可能是退出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摩擦,或者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她被怀疑了。所以暗夜联盟才对她下了杀手。”
“可这和她父亲又有什么关系?”张振扬不解。
“你不了解杀手,他们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生活的。唯一的目标就是活着,为了活着甚至可以不择手段,他们这些没有什么良知,生命在他们眼中更是如同草芥最佳贼拍档。可能暗夜联盟正是想用这种方法激怒石晗羽,让她乱了阵脚好杀了她。”
“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还敢出现在延州市局?不怕被暗夜联盟里的杀手知道行踪吗?”
赵鹤冰冷笑了一声:“冷血杀手的行为不是我们这些正常人能够捉摸的,就在石晗羽离开不久,延州市局的法医室就发生了爆炸,石岩的尸体被炸得粉碎。”
“石晗羽做的?”张振扬有些不敢相信异丙安替比林,一旁的柳雪霏也是相当紧张,一双手紧紧地抓着张振扬的胳膊。
赵鹤冰点点头:“还好炸弹的威力不大,除了石岩的尸体被炸,法医室因为炸弹波及收到了一定程度的损坏,另外当时在法医室的几名警员受了伤。延州警方怀疑石晗羽是借着认尸去破坏证据,石岩的尸体上肯定有凶手控制他的线索。为了替凶手隐瞒,她不惜炸掉了自己父亲的尸身,可见其心肠有多冰冷!”
张振扬倒吸一口凉气,一想到苏玥慈曾经和如此冷血的人同住一个病房,自己还和她有说有笑的聊天,背上就生出了一丝凉意。太可怕了!不过一丝疑虑又从心中生出,石晗羽既然是暗夜联盟前成员,又涉嫌袭警日不落英文版,这两个罪名哪一个都有理由将其关进牢房了。为什么警方没有对她进行抓捕,肝病是什么症状还任由她逍遥法外呢?
“这就不是我权限范围内能够知道的事情了。”赵鹤冰揉了揉太阳穴,“我只知道上级的命令是对她进行全方位的监控,不能让她脱离警方的视线。其余的事情会有其他部门调查。”
“其他部门?是国安局吗?”张振扬突然生出一股好奇心。每个国家都会有自己的特工部门,像摩萨德、军情六处、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这些名字在各种电影和小说里都听过见过。华国当然有自己的情报部门,叫做国家安全部天邪鬼黄。没有官方网站,没有公布组织成员名单。人们只知道国安部的总部设在京城,各地级市有分设的国安局,其余的一概不知。
赵鹤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张振扬微微点头,他知道赵鹤冰只是一个刑侦组的副组长,很多事情他没有权限知道,即便知道他也不能跟自己说反斗神鹰1。当然他最关系并不是这些机密信息,而是赵鹤冰告诉他这些事情的原因。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是警察,也不是国安局的人,不能够参与到刑事案件的调查。而且嫌疑人还是暗夜联盟的前成员,一个冷血的杀手。他遇上她能够做什么?怕是还没有来得及说句话,就命丧在她手里。更何况,从视频中来看,石晗羽还有着一股不同寻常的力量。
说实话,在看到视频的那一瞬间,张振扬确实对石晗羽很感兴趣,但是在听赵鹤冰说了石晗羽的事情之后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好奇害死猫,张振扬可不想做被自己的好奇心害死的人。
“你告诉我这些真的是想让我去找石晗羽吗?”张振扬看着赵鹤冰,他是在不相信多年的好朋友会让自己去做这种危险的事情。“还有,你不是说这件案子交给其他部门调查了吗?那这些信息你是怎么查到的?”
赵鹤冰叹了一口气:“你这脑子,为什么要去当老师呢?要不来当警察吧,我做你师父!”
“少来,说正事!”
“那我就实话实说了吧。其实,队里已经下了命令让我们组和二组一起配合国安局的人办案。这些线索都是国安局提供的。”
“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知不知道国安局这次带队的人是谁?”
张振扬立刻在脑海中搜索与自己比较熟络的人的姓名,赵鹤冰的话表明这个人是他们都认识,但是又意想不到的。会是谁呢?
赵鹤冰深吸了一口气:“李铭,李舒涵的父亲刘汉格。”
前四节传送门
1. 车祸视频中的诡异人影
2. 咖啡馆里的神秘人
3.分析
4.超能力者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