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孟怀

【视频】【喜讯】批了!鄱阳喜添国字号文化名片——中国渔俗文化之乡!-美在鄱阳新闻回顾4月底,由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刘......
当前位置 :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视频】【喜讯】批了!鄱阳喜添国字号文化名片——中国渔俗文化之乡!-美在鄱阳
新闻回顾
4月底,由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刘华,中国文联民间文艺中心副主任刘德伟,省民协主席李小军以及来自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华东师范大学专家教授组成的中国民协专家组来鄱就我县申报“中国渔俗文化之乡”进行实地考察。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应美星,县旅发委、县湿地公园管委会、江西国家湿地公园旅游开发公司、县文联、鄱阳湖文化研究会等部门负责人及县渔俗文化学者陪同考察组一行先后参观了我县城市规划馆、鄱阳湖文化艺术中心,鄱阳湖国家湿地公园以及管驿前渔村,考察我县渔俗文化历史与现状。通过考察,考察组认为,我县渔俗文化历史悠久、种类丰富多样,民间传承很好,符合中国渔俗文化之乡的条件刁爱青吧。
5月8日,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正式发文,
授予鄱阳县——
“中国渔俗文化之乡”称号!

鄱阳是千湖之乡、戏剧之乡、更是鱼米之乡。河涧纵横、滨湖湿地为湖城的农耕渔猎提供了天然的地理资源之优势。彭蠡南扩后,江西省赣东北区域内就基本形成了水乡泽国。鄱阳历史悠久,文化底蕴厚重,由于历史朝代变更,加之各乡村的渔法与渔法所使用的工具都有所不同的差异,因此产生了特定而多元的渔俗文化。
渔俗文化·影像

【渔· 映像鄱阳湖】 江西云瞰传媒拍摄
鄱阳渔业生产历史源远流长。由于这里水网纵横,水量丰沛,鱼虾种类繁多,自古以来,捕鱼捉虾,便是这块土地的人民重要的日常生产活动。
在烟波浩淼的鄱阳湖中,一些山体散落其中,形成一座座湖岛渔村,如鄱阳山、长山岛、莲湖等。这些岛屿伫立鄱阳湖中,村舍散落,梯田层绕,林木扶疏,宁静秀美。每到汛期,渔舟穿梭,片帆点点,恬静安谧,给人遐想。
至今,这些临湖而居的渔村依然保留着与湖水相依以渔猎为生的纯朴生活景象,让我们从一组摄影图片走进渔民们的真实生活。
渔俗文化·影像






























摄影:程龙 赵雄
鄱阳渔俗文化的起源及历史资源

鄱阳旧为楚地,水乡河流网布,鱼虾众多,随处皆是打伞树蛙,俯首可以捕捞,民食鱼稻得自天然。是故司马迁《史记.货殖列传》说:“地广人稀,饭稻羹鱼,自古有渔猎俗习。”
至两晋,鄱阳人陶侃“少时作鱼梁吏大帝国cg,尝以坩鲊饷母。母封鲊付使,反书责侃曰:‘汝为吏,以官物见饷,非唯不益,乃增吾忧也’(载《世说新语》)”。这段“陶母封鲊”故事主人,后为东晋太尉,其鱼粱吏之聀,是由鄱阳孝廉范逵举荐的。这应是鄱阳最早有记载的渔事活动之一。
唐代曾在鄱阳寓居过的诗人卢纶,描写鄱阳说:“渔村绕水田,澹浦隔晴烟”,唐代另一位诗人皇甫冉在《送李万州赴饶州觐省》的诗中也说:“川回吴岫失,塞阔楚云低。举目亲鱼鸟,惊心怯鼓鼙。人稀渔浦外异世食仙,滩浅定山西。”由此可见,其时鄱阳以渔为业者已经聚居并形了村落。正如此,于是出现了精于渔法的渔者:“唐末哀帝天佑年间。有渔者柳翁,人常乘小舟钓鄱江中,凡水族之内与山川深远者,无不周知鄱阳渔者”(清康熙《鄱阳县志.柳翁传》) 脍炙人口造句。
两宋是鄱阳渔业生产的重要发展时期。当时的鄱阳葛店吧,倚居鄱阳湖的渔者,诚如治平状元、鄱阳人彭汝砺所写的,已处于“一叶渔翁艇,千钩客子船。相争蜗角利”的谋生状态。这种自先秦以来过着“饭稻羹鱼”、“不待贾而足”的自然经济生活方式,在两宋时期有了很大改变。这个时期,随着以捕捞为职业的渔者增多,他们不但商品经济观念愈发浓厚,渔法也愈臻娴熟,捕捞技巧有了很大提高。北宋著名诗人梅尧臣,盛赞鄱阳人捕鱼说:“楚童能捕鱼,乃在水边居。手取眼不顾,情知獭未如。”南宋鄱阳人洪迈一见先生,在他的《夷坚志·阁山枭》一文中也证实:“乾道辛卯岁(1168年),饶州久不雨,阁山渔者三人,空手入番江捕鱼。”在《屈师放鲤》中又说:“番城西南数里,一聚落曰元生村,居民百余家,皆以渔钓江湖间自给。”从这些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出,渔业在两宋间,已成为鄱阳重要的社会经济结构组成部分。
元朝鄱阳从事渔业的人更多了,“箔下鱼跳集槎钓”,“画舫时时杂船钓”、“斯通沽酒市,人集卖鱼船”、“网船挝鼓卖春鲜”,从这些诗句中可以看到苏记棺材铺,渔已为社会生活中不可分割的部分。
进入明清,鄱阳渔业渐成“支柱产业”,因为渔业产量,设肆贩运,甚至长途运营者比比皆是。徽商的西扩,鄱阳作为重要的中转地,除推动商业发展之外,“茶商鹺客皆以鄱为过载地”的繁荣,使鱼的消费量剧增,从事鱼虾贩运的同样增名。至明朝,景德镇瓷器的中兴,使毗邻且盛产鱼虾的鄱阳,成了当然的供应地。根据家谱调查,明朝既是江西外出移民的重要时期,也是鄱阳外籍移民填充量最多的朝代,尤其是沿湖不少渔村,大多姓氏是那个年代,由安徽经婺源、德兴、乐平辗转而入。这时流入的移民,大都是底层贫苦百姓,上无片瓦,下无寸土,来到后无疑着眼于谋生易的渔鱼。不少渔法随着人员的交流,消费的提高,得到了相应的发展与提高滚蛋谷。入清后,休渔封河的开港,已经成为官民休鱼捕捞的重要手段。这种渔法榆社吧,一方面可以保证鱼的育肥,另一方面又为春节前鱼虾的大量供应,提供了切实保证,同时还给贫苦渔民渡过“年难过年年过”的关隘,一次极好的缓冲和破解。随着时间推移和人口的增多,鄱阳渔业生产也相随着发展壮大。据民国时期江西《经济旬利》统计,1934年鄱阳有专业渔户2千户,专业渔人4千人;副业渔户5千户,人数1万人鬼婴楼,当时鄱阳人总口为52548户,372489 人。新中国建立后,从事渔业生产的人不断增多,据1973年统计资料表明自考英语答案,沿湖12个县市,有专业渔民121035人,鄱阳则为13581人,占总个湖区渔民的23%点多。人民政府为推动渔业生产,不但整修添新渔船,而且鼓励一船多具,一人多艺的捕捞方法,传统渔俗得到很大传承和发展,渔业产量日新月异。1956年,昌江渔业高级社(即现鄱阳镇文龙湾邓家)148个渔业劳动力,捕鱼230多吨,黄光宏荣获水产部颁发的“爱国丰产奖章”。第二年2月,社长邓明泉代表昌江社进京出席全国农业群英会:1963年,鄱阳县鄱阳镇管驿前捕捞大队年捕鱼600吨,党支部书记刘国显出席上海华东区水产先进单位代表大会;1974年双港镇下山渔业生产队,获全国水产战线先进单位表彰曾亚君。20世纪70年代,全国全面推行“以粮为纲”的农业发展纲要,农业成为国民经济的重中之重,但鄱阳仍拥有专业渔村66个,渔业户1730户,渔业人口8538人,专业渔人2762人,副业渔人2755人,木质渔船1700条,动力船12条。所有这些,使鄱阳渔文化在长期的生产实践中,得到长足的发展和提高,并成为本地独特的文化表现形式。
往期回顾
中国渔俗文化之乡将落户鄱阳?我县有望再添一块“国字号”招牌!
编审:蔡瑛 审核:操海鹏
权威·高品·臻美
中共鄱阳县委宣传部官方微信平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