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孟怀

【视频】【古窑讲堂】阎崇年:大故宫《御窑千年》(二十八)万历晚霞之潘相激变-景德镇古窑民俗博览区各位游客、嘉宾,大家好!......
当前位置 :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视频】【古窑讲堂】阎崇年:大故宫《御窑千年》(二十八)万历晚霞之潘相激变-景德镇古窑民俗博览区


各位游客、嘉宾,大家好!
为更好地打造世界知名、国内一流、陶瓷文化知识经典旅游景区,景德镇古窑精心策划、特邀国内相关行业顶级专家,为您打开文化知识宝库!
传承中华文明,立足千年瓷都景德镇,向世界讲述中国陶瓷文化的神奇与魅力。
生生不息,代代相传,古窑讲堂,现在开讲!


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紫禁城学会副会长阎崇年先生为您讲述大故宫《御窑千年》(二十八)万历晚霞之潘相激变
潘相激变
从万历二十七年(1599)到万历四十八年(1620),太监潘相执掌景德镇御器厂,长达22年,激起陶工民变,堪称太监乱陶之最。然而,潘相罪彰,却屡参不倒,直至万历帝驾崩后才被召回。其中原因,值得深思。
潘相,生年、籍贯均不详。史书说,“潘相乃一愚鲁之人”,文化不高,品性很差。他是如何攫取御器厂管理大权的呢?根源在于万历皇帝太贪钱。从万历二十年(1592)起,朝廷连续用兵宁夏、朝鲜、播州,史称“三大征”,花费太大,“国用大匮”;万历朝皇极、建极、中极三殿和乾清、坤宁两宫遭火灾,“营建乏资,计臣束手”。开支浩大,削减无方,只得另寻财路,增加财源。万历帝盯上了矿业。他派太监四处开矿收税,人称“税监”蓝琼缨。万历二十七年(1599)二月二十六日,万历帝“遣御马监奉御潘相,督理江西瓷厂”。御马监太监潘相既为江西税监,又为景德镇瓷监。一府设两监,“一羊供二虎”。太监把持御窑有什么特点呢?
第一,讨好皇帝。两只眼睛向上,盘剥民脂民膏,不顾百姓死活。正常的官员秉持人臣之道,既要谨遵圣命,又为救济苍生。太监则以皇帝的爪牙走狗自居,一味取悦皇上,逢迎圣意,哪管黎民疾苦、民情汹涌!为迎合皇帝的趣味,内府设计的瓷器,大都追求硕大、绚丽、新奇、繁难,既不考虑工艺难度,也不算计投入成本。窑厂不堪重负,就加派差役,横征暴敛;窑工不堪威逼,稍有不满就严厉责骂,痛加鞭笞。
第二,变态心理。太监给皇帝当奴才,又不甘心,怎么办?只能对官员和百姓狐假虎威。太监表面上无限忠君,私底下却贪污御器;在宫中无比恭顺,出宫则横行霸道;平日里侍奉君侧,低三下四,一朝大权在手,滥权害民夏侯光姬,花样百出。在皇帝身边时,自轻自贱奥氏蜜环菌,有如蝼蚁;离了皇帝约束,撕咬官民,形同猛兽。
第三,胡作非为。潘相良心丧尽,坏事做尽,捅了一个又一个的娄子,惹出一场又一场的乱子,“景德之民,欲食其肉”。
一是殴伤宗室。万历三十年(1602)五月的一天,潘相走在江西省城南昌的大街上,和一个儒童起了争斗。正巧有个宗室路过,潘相不问皂白,把儒童和宗室一同抓了,押到堂上。宗室天潢贵胄,又蒙冤屈,拒不下跪,拼命辩解。潘相置若罔闻,爪牙一拥而上,竟然将宗室殴打至骨折!囚禁两天,才许放出。官员群起参奏,要将潘相治罪。潘相以攻为守,“捏之抢税以厚其诬,嫁之县官以泄其忿”,就是说,他宣称宗室被打被关是因为抢劫税款,而这是泰和知县李鸿指使的。原来,李鸿曾戒邑人:“敢以食物市者死!”不许给乱政太监饭吃,害得潘相没吃没喝,“饥惫而归”。潘相借机报复,万历帝竞信以为真,罢了李鸿的官。李鸿是大学士申时行的女婿苣,进士出身,也抵不过太监潘相的气焰。
二是激发民变。万历三十年(1602)七月二十五日,潘相的爪牙王四跑到景德镇,竖起大旗,引来百姓围观。他命令当地官员拖出一个百姓,不由分说套上枷锁;又拖出一个百姓,痛加责打,“横恣激变,致毁器厂”。有关事变,史载如下:
江西矿监潘相,激浮梁景德镇民变,焚烧厂房。饶州通判陈奇可谕散之,相反劾逮奇可。
被激怒的百姓们把王四的大旗撕得粉碎,又放火烧了他的住所。大火蔓延,烧毁了御器厂新建的厂房,还损坏了一批御器。
这起事件,情节简单,是非分明,性质严重。用当地官员的话说,王四假中使之威,方河(枷人官员)、刘光宸(打人官员)又假王四之威,祸根就在潘相!不料,潘相故技重演伊东玉之助,反咬一口,借机陷害政敌。饶州通判陈奇可“职司府捕,兼管窑厂”,和潘相的职权有重叠。陈奇可“以迂执之性,自负气高”,当然看不起一个养马的太监宿命点。潘相却把他当成下属,颐指气使,两人平日里不免语言相撞海芋恋歌词,起些冲突。这次潘相挨打,陈奇可职责所系,不计前嫌,上前相救。但是百姓激愤之下,把他痛骂一顿,又扔石头打他。陈奇可势单力孤,没能救下潘相。潘相非但不领情,还诬陷陈奇可“藐法欺君,率众烧毁皇厂,并毁御器”!奏疏递上去,万历帝大怒,把陈奇可逮到京城关押,死于狱中。
潘相“激变良民,仅以身免”,他恬不知耻,上奏撒谎说,“臣将抵镇,民张乐焚香,导臣三十里之外”!景德镇的民变,活脱脱一出浮世绘:阉宦阴险联林珍奇,爪牙嚣张,百姓激愤,官员刚直,皇帝糊涂。
三是采青牟利。潘相插手原料采买,盯上了造青花瓷所需的青料。当时,回青数量不足,当地土青上乘,储量丰富,足以充御窑之需。潘相却不知足。他听说庐陵、永丰、玉山等地也出产青料,虽然质量不好,做不得御器,但是可以变卖赚钱,收取矿税。潘相于是下令开采,征发百姓服役,引得民怨沸腾。赚了多少钱呢?“就每岁计之,不过九十余两而已耳”。蝇头小利,也要搜求,敲骨吸髓,情何以堪!
四是置船害民。潘相不仅要给皇帝赚钱,还想着给皇帝省钱,于是下令:御瓷由陆路解运改为由水运到京。乍听起来,主意不错:水运比陆运所需民工少,人吃马喂的钱能省一大笔。这等好事,当然获准。然而,潘相瞎指挥,名为省钱,实际费钱。水运要造新船,每艘费银万两。潘相派“每府各造一只,江西十三府,当费十三万”。水运要雇船工艾蜜塔。曹小小船在河上走,纤夫岸上行,雇工又是一大笔开销。
潘相嚣张了22年星月争爸,直到万历皇帝去世,才被继位的泰昌帝召回我要去旅行,结束了明代历史上第三次中官督陶时期。
清官谏言,宦官激变,社会动荡,皇权危急,御窑瓷器,无法烧造。万历三十六年(1608),御器厂停烧瓷器。
御窑烧造兴衰,标志皇朝兴衰。御窑之火熄灭,满洲之火则燃。努尔哈赤于万历十一年(1583)起兵,此时距离清朝取代明朝,仅有61年。到了清初,在景德镇设立御窑,薪火重燃,烧造瓷器。

精彩文章回顾
1、【古窑讲堂】阎崇年:大故宫《御窑千年》(二十五)高峰迭起之嘉靖大器
2、【古窑讲堂】阎崇年:大故宫《御窑千年》(二十六)万历晚霞之万历彩瓷
3、【古窑讲堂】阎崇年:大故宫《御窑千年》(二十七)万历晚霞之有年督陶
《古窑讲堂》大故宫下期预告
【古窑讲堂】阎崇年:大故宫《御窑千年》(二十九)清设御窑之三罹战火
2018薪火相传·古窑复烧全年活动开启
欢乐元宵节 新春开窑活动
2018年3月2日(元宵节)上午11:08,将举行戊戌年新春第一窑风火窑开窑活动!元宵佳节,古窑邀您一起开窑见宝!

主讲:阎崇年
执行:一把火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