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孟怀

【视频】【嘉新片】老雷说《异形:契约》比第一部更残暴-中影4KMAX国际影城在漫无边际的悉尼西部驱车一个小时,刚驶出蜿......
当前位置 :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视频】【嘉新片】老雷说《异形:契约》比第一部更残暴-中影4KMAX国际影城


在漫无边际的悉尼西部驱车一个小时,刚驶出蜿蜒曲折的高速,又踏上尘土飞扬的道路,就在感觉开不到尽头的时候,一个崭新的世界突然跃入眼前,真的一点都不夸张。
继2012年科幻热片《普罗米修斯》,雷德利·斯科特带着万众期待的《异形:契约》将故事拉到十年之后,为这一引爆全球的异形电影系列再添新篇章。

飞船契约号的船员正驶向银河系远端的一个遥远星球,对他们来说那颗星球是未被探索的天堂,但抵达目的地后却发现它实际上是一个可以吞噬一切的黑暗世界,当务之急就是尽一切可能逃离这里。
在这个故事中,我们还可以看到此前饰演生化人大卫的迈克尔·法斯宾德,这次他又多了一个新身份——名为沃尔特的生化人。

在我们走进拍摄现场的时候,身着宇航服作伪装的迈克尔和另外两名演员悬在飞船机翼上,而这架飞船正蹒跚前行准备飞离星球表面。
演员背靠巨幅绿屏,面对货真价实的飞船,在巨型鼓风机吹出的强劲大风下想要好好挂着难度非常大。尽管如此,他们必须缓缓地爬上机翼,进入机舱,这样才能成功逃离险境。雷德利·斯科特之前在导演时受了伤,胳膊还吊着绷带,就像个糖果店的孩子,用喇叭指导拍戏。我们借拍摄间隙采访了迈克尔·法斯宾德和雷德利·斯科特。
专访
雷德利·斯科特

时光网:你今天的拍摄还用到鼓风机,最后真的用到电影里的能有多长呢?
斯科特:我要做的就是用数字动画计划好所有大场景的顺序,制成故事版,然后将故事版做成数字动画,这样做是为了尽可能确保这些大场景效果逼真。
时光网:在悉尼拍电影感觉怎么样?
斯科特:天气不错,而且城市被保护的很好,发展迅速。虽然老建筑和新建筑交错在一起,但到处都非常干净整洁。澳大利亚人手工艺超群,技术进步很快,和世界上顶尖的工作室相比也不逊色。就这部电影的规模来讲,我拍的是非常快的了,只用了72天,准备也就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所以,一来到这儿能看到这么好的场景真的非常幸运。
时光网:你会怎么形容《异形:契约》?
斯科特:这是《普罗米修斯》的续篇,我们会一直拍,直到和接上《异形》的故事线,到那时我就知道该结束了。

《契约》的气质向首部曲靠近
时光网:是什么促使你为这个系列再添一部新作呢?
斯科特:这都源于《异形》之后拍的续集,那时我还奇怪怎么没人问我“谁来拍他们在那星球上发现了什么”的问题。《普罗米修斯》就是对这个问题的回答,甚至剖析得更为深入,以至于我们发现《普罗米修斯》的开头就暗示了更多关于这个文明的信息,现在你不用看整部电影也能探索到更多内容!这个系列拍到最后肯定会揭示异形由何而来,以及身型如此巨大的原因。
时光网:科幻动作片想要拍出深度有多难?
斯科特:我一直觉得自己有些形而上,而且空间感很强。《银翼杀手》上映时就深受其害,当时很多人批评我太过形而上,大家花了30年才认识到这是一部好电影,这就是我拍摄的方式。我有宗教信仰吗?并没有。我会想起电影中的灵异事件吗?当然会。所以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我电影开头节奏缓慢,但我现在并不打算改变这一点。

奔八的工作狂人雷德利在《异形:契约》片场
时光网:这部电影与第一部《异形》相比如何?
斯科特:第一部《异形》就像个残暴的引擎,这一部更加超自然,残暴水平也更胜一筹。这部最新的电影和第一部一样艰难,希望也能保有同样地惊悚水平。
时光网:技术进步为你拍电影的方式带来了什么影响吗?
斯科特:说老实话,并没有太大影响。其实最难的是要有一个好剧本,就是这个。对我来说只要有一个戏剧生动的好剧本,其他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拍电影很有意思,不过必须要有周详的计划和靠谱的团队。现在技术发展得非常复杂精细,对于预算六千万美金的电影来说有百害而无一利。我们预算紧张,这种规模的电影应该要拍110或者130天,但真实拍摄时间仅有72天。所以最重要的就是在预算范围内拍完整部电影。
专访
迈克尔·法斯宾德

时光网:是什么让雷德利·斯科特导演的片场那么吸引人?
法斯宾德:雷德利经验丰富,而且对拍电影各个环节的掌控无人能及。作为一个来自艺术世界的艺术毕业生,他的作品里处处可见艺术的踪迹。仅仅是坐在他旁边看他导戏都是件很荣幸的事,要是走进他的帐篷就看到他工作时就像个将军,同时控制五六个摄像机,监控无数的屏幕,亲眼见证他对各部门的精准把控。他毫无疑问是这方面的大师。
时光网:你是唯一一个从《普罗米修斯》中保留的角色,电影会从什么地方开始讲起呢?
法斯宾德:可以想象一个电脑,放了10年没用,也没出现过什么故障,这就是我演的大卫天狐劫。基本上他就是独自呆了10年,也从来没维修过,所以有点古怪。但还是一样的敏捷,头脑清晰,同时可以迅速适应任何新环境。
时光网:你如何做到饰演两个生化人,并将两者主题区分开?
法斯宾德:沃尔特是一个新增的角色,作为一个试验品出现在大卫系列之后。之前用大卫做实验时,他们试图将计算机进化能力注入其中,逐渐形成人类特性,但拥有人类特性的生化人又让他们感到有些不安,所以沃尔特不具备任何人类特性,编程方式也不一样。这两个角色的感觉也完全不同,沃尔特逻辑思维强,只是个单纯为契约号船员服务的机器人;大卫可以对人类情感产生共鸣,演起来更有挑战些。

时光网:你今天拍摄的是什么场景?
法斯宾德:基本上都是逃命,毕竟已经完全失控,而且船员相比刚开始已经所剩无几,我们只想尽可能逃离这个星球。能够实物拍摄总是好的,和雷德利合作,特别是拍科幻电影最好的就是你总能看到自己在做什么。片场放了一部分船体,登上契约号就感觉真的进入一架宇宙飞船,我就像个孩子一样在片场逛来逛去。现在能够像这样在片场触摸感受周围场景,而不是用电脑合成真的不多见了。

剧组搭建了大量实体布景
时光网:异形系列为什么会这么受欢迎?
法斯宾德:第一部《异形》在电影史上具有开创性的意义,来的飞机上我还重新看了一遍,感到其中所包含的层次非常多,从剧本、演员到你对惊悚/恐怖/动作片所能想象的一切,同时还有大量复杂精深的内容。爸妈从来不允许我看限制级电影,就算12岁时周围小伙伴都在看《独闯龙潭》、《第一滴血》这样的电影,我也不能看。不过他们同意我看《异形》,餐后两小时血糖值可能是他们觉得其中除了惊悚还有很多别的东西,事实上它确实对我影响深远。到现在我还记得飞船里幽闭恐怖的环境,以及雷德利展现这个未来世界的方式。
时光网:大卫和沃尔特同时出现在飞船上会发生什么呢?
法斯宾德:我能透露的就是大卫不是契约号的船员,而沃尔特是。其实沃尔特就像个超级管家,确保船员熟睡时的安全,就是为船员和飞船服务的存在。
时光网:享受在悉尼拍电影的感觉吗?
法斯宾德:非常荣幸可以和拍摄团队去到一个地方进行拍摄,毕竟非常有意思,和旅游完全不一样的体验。共事的人中有很多当地人,他们介绍了不少悉尼本地的小知识,这样我也就能够尽可能地贴近当地的生活。这里沙滩干净,食物也很美味,澳洲人的幽默和爱尔兰人在同一频道,能在这里工作真的很开心。
30年来,敢和异形干架的怪物也只有他了
1987年《铁血战士》上映,阿诺·施瓦辛格带着一支特种兵小队与来自外太空的铁血战士在丛林中展开了一场巅峰对决。
虽然全队成员接二连三战死,但是好在“地表最强男人”施瓦辛格最终打败铁血战士,为人类赢得了荣誉,也让铁血战士成为一代人的记忆。所有70后、80后甚至一部分90后影迷,都对这部硬派科幻电影记忆犹新。

《铁血战士》1987剧照
时值《铁血战士》上映30周年,铁血战士已经淡出了人类的视线。反观另一位外星怪物——异形,却活得风生水起。雷德利老爷子通过《普罗米修斯》和即将上映的《异形:契约》,把整个异形的世界观和思想深度提高了一个层次。
左:铁血战士;右:异形
好在福斯并没有完全遗忘这位高傲的外太空战士,依旧要重启这个系列。此次重启版导演是执导过《钢铁侠3》沙恩·布莱克。更有缘的是,导演沙恩·布莱克当年曾在1987年的《铁血战士》中饰演了特种兵的一员。虽然只是那位最先被干掉的倒霉蛋,但至少可以看出导演对这个系列的热爱程度。

《铁血战士》剧照:沙恩·布莱克
影片男女主角将由波伊德·霍布鲁克和奥立薇娅·玛恩担任,2015年奥斯卡大热门影片《房间》中的那个小男孩雅各布·特伦布莱也将出现在这部电影中。不过遗憾的是,州长不会出演这部电影欢笑之歌,甚至表示不喜欢重启版。
除此之外,据导演称重启版的《铁血战士》将会是一部和《钢铁侠3》同等规模的大制作。熟悉这个系列的观众都知道,《铁血战士》和很多恐怖片一样,属于低成本小制作。然而沙恩·布莱克决心打破这一传统,而当初他接下本片也是因为福克斯许诺会给他足够的预算。
沙恩·布莱克希望把新的《铁血战士》打造成一部 “现象级”影片,而他效仿的目标正是雷德利老爷子的《普罗米修斯》和《异形:契约》。这部电影计划于2018年8月3日在北美上映。就《铁血战士》上映三十周年之际,重新回顾一下这位外太空战士这三十年的银幕欠我十块。
铁血战士的设定来源
铁血战士,英文原名为PREDATOR,这个词的意思主要是“捕食或掠夺其他有生物的生物”,“铁血战士”这个名字可能是一种误译。第一部作品之所以被翻译成 “铁血战士”,很可能不是用这四个字来指片中的外星生物,而是指击败外星生物的人类士兵。但无论如何,历史的错误也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慢慢演变成正确答案,铁血战士的名字就这么流传下来了。

从1987年至今 ,共有5部铁血战士电影上映,分别是1987年的《铁血战士》,1990年的续集《铁血战士2》,两部和异形互动的AVP(Alien VS Predator)系列:《异形大战铁血战士1,2》,以及2010年 艾德里安·布洛迪饰演的《新铁血战士》。

铁血战士系列海报
和所有的异形电影一样,铁血战士的设定也是一脉相承廖芳华。首先铁血战士这种可怕的外星生物来自巨揗星系,平均身高231公分、体重200公斤安陆信息网,寿命长达300岁左右;其长相极其丑陋,并且非常尚武,热衷于猎杀和格斗。但是铁血战士在设定上有着许多鲜明且反差很大的特质,例如说原始肉搏武器和高科技枪械兼具的武器设定、先进外星文化和原始部落文化的对比。
从武器装备上看,既包括伸缩长矛、腕刀、飞镖、长鞭这样的冷兵器,也有激光炮、隐形盔甲、激光瞄准器、袖珍电脑这样的高科技武器。从文化上来看,用人头来作为战利品或是成年礼的习俗,通常存在于较原始的原住民部落。

所以说,铁血战士的原型可能参考过印第安人和日本武士。铁血战士的发辫特征和猎人头做为战利品的习惯,和白人对印地安人的刻板偏见相似:两者都是嗜血残暴毫无人性我爱手办网,以杀死敌手剥下对方的头皮为荣;
另外铁血战士极度重视荣誉,不猎杀女人或是小孩;而第一集最后铁血战士战败的时候,选择启动自爆装置自杀,除了自身受伤无法逃脱外,可能源自日本武士精神。

珠坠发辫
铁血战士造型也非常值得一提,比如一串串如牙买加黑人的“珠坠发辫”,类似于今天的脏辫文化;随处可见影射古印地安食人部落的“骨骸饰品”;全身上下如朋克或SM文化的“网状战甲”;非洲传统的“长矛旋标”、复杂难辨的“象形文字”、穷兵黩武的“猎人传统”等等。这一切全部都是白人文化的对立面,都是被用来作为强化外星人“非我族类”的“文化装饰”。
铁血战士的地球入侵史
如上文所说,虽然铁血战士热衷于使用冷兵器安治富,但他们的科技极其发达,可以轻松地在太空中遨游。比如第一部《铁血战士》的开头便是他们的飞船把一位铁血战士“空投”到地球。铁血战士与地球的关系非常密切,曾多次入侵地球。
远古时期:早在原始社会的时候就到地球。当时人类各方面与铁血战士的差距甚大,所以不屑于和人类战斗,反而教会了人类不少科技,其中包括建造金字塔。所以当时人类把铁血战士当作神来崇拜,并且每隔一百年都会选出活人,贡献给铁血战士。

铁血战士和金字塔
1718年:一个铁血战士袭击了一艘海盗船,从船长那里夺走一把手枪作为战利品;
1904年:铁血战士来到位于南极的金字塔进行成人仪式,附近一个捕鲸站全体职员遇害;
1987年:阿诺·施瓦辛格带领特种部队前往南美洲的危地马拉执行营救任务,在执行任务中被铁血战士追杀,最后仅两人生还。
1997年:铁血战士降临洛杉矶,屠杀了大量黑帮分子和美国国安局士兵。丹尼·格雷弗饰演的警察成功杀死一名铁血战士,受到了敌人的尊敬。最后,1718年来到地球袭击海盗船的铁血战士出现,把他抢来的那把船长手枪送给了这位勇敢的警察。

Raphael Adolini 1715铭文手枪,《铁血战士2》中出现
2004年:在1904年的捕鲸站事件过去一百年之后,科考队再次来到南极。人类联合年轻的铁血战士击退了异形皇后,被铁血战士长老赠以长矛;
2007年:铁血战士的飞船受到异形袭击,坠毁在科罗拉多州康尼森的小镇上开家茶餐厅。一名铁血战士前往地球做善后工作,同时异形也在地球上大势繁殖,小镇陷入了危机之中。美国政府最后用核弹摧毁了整个小镇。这起事件中仅有四人生还。
这些大概就是五部电影中铁血战士的入侵地球史。可以看出的是,铁血战士每次出现总会造成大量的人类伤亡或异形屠杀。所以敬告大家,如果看到这样的类似生物,请千万远离之。
《铁血战士》1、2:传奇和失败并存
以上主要介绍了这个系列中的绝对主角——铁血战士的一些设定,但迷人的主角也需要精彩的故事来衬托,才能使之成为跨时代的经典。比如《异形》系列的异形,《指环王》系列的咕噜,《星球大战》系列的绝地武士等。首部《铁血战士》的成功为该系列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电影仅耗资1500万美元,带有浓厚的时代烙印,成为一部经典的B级片。

咕噜、异形、绝地武士
80年代的美国刚刚结束漫长的越战,越南的丛林和大雨成为所有美国人的噩梦。对越战的反思和对丛林的恐惧,让丛林动作片成为好莱坞最卖座的电影类型,《第一滴血》系列、《现代启示录》、《猎鹿人》、《野战排》、《全金属外壳》等一系列电影都诞生于这个时代。

而《铁血战士》虽然不是纯粹的越南丛林战争电影,但是丛林、枪战、各式单兵重武器、大块头肌肉男,带有神秘气息的印第安土著猛男,一应俱全,姜正阳无疑都是当时观众所喜闻乐见的元素银月巫女。
更何况,作为铁血战士首部电影,在此之前根本没有任何观众知道那隐藏在丛林中的怪物究竟是个什么。电影也卖足了关子,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显露真相。所以当时的观众看到的只是银幕上的特种兵一个接一个地死在神秘怪物的手下。直到最后才显出真身的铁血战士和施瓦辛格展开肉搏,并被其终结。
铁血战士 拍摄花絮
虽然故事简单粗暴,但是节奏把握得极好,人物性格也非常鲜明。有勇有谋的指挥官,忠心不二的副官,代表政府阴谋的故交,肯定是炮灰的技术兵。其中饰演指挥官的州长阿诺·施瓦辛格的个人魅力自不必多说。粗到堪比大腿的手臂肌肉、永远不离口的雪茄、墨镜、机关枪吴妍书,这一切全都是州长标志性的桥段。更别提当年的州长如此之青葱,甚至都可以用“帅”来形容了。
更值得一提的是索尼·兰哈姆饰演的带有印第安土著血统的比利。从一开始,他意识到周围的不对劲,却始终找不到原因。而最后在“独木桥”上为受伤的队友逃离争取时间时,他脱下衣服,扔掉武器,选择了最传统的砍刀与怪物对决。他更是用刀在胸口上划出了鲜血欲与敌人决一死战,印第安血统让他此刻看上去更加悲壮高大,然而仅仅以一声远远的惨叫收场,令人唏嘘不已。

但是《铁血战士》的成功并没得以延续。正如上文所说,这部电影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而续集则完全缺失了这些因素。
天时:时机正确。这是首部曲所无可取代的优势,庞然的怪物足以令人惊喜;而续集的惊喜程度则显然不如以往。
地利:把电影的主战场放在丛林,恰好正是当时观众喜爱的类型;而续集把战场换到了洛杉矶,转换成黑帮枪战的戏份。90年代的好莱坞虽然也热衷于黑帮电影,但显然不是整个时代的旋律。
人和:主角阿诺·施瓦辛格才是《铁血战士》中“铁血”二字的真正含义,因为超级硬汉和铁血战士的贴身肉搏,铁血战士的强大和可怕才更加令人信服;而续集中的男主角丹尼·格洛弗无论在个人魅力还是影响力上都远远不如州长。

《铁血战士2》主演:丹尼·格洛弗
从结果来看《铁血战士2》不论是笨拙的动作设计还是毫无新意的故事套路都让其看起来非常累赘。“血腥”似乎成为了主打元素,相比较第一部的“犹抱琵琶半遮面”,这一部毫不避讳展示铁血战士残忍的一面。
值得一提的是《铁血战士2》是美国影史上第一部被分级为NC-17(17岁以下不得观看,而且是严令禁止)的影片,大量残杀被害者的镜头被删减,为了上映还足足删减了20多次。多年以后,这部续集的唯一亮点便是在铁血战士的头骨收藏架上出现了异形的头骨,这算得上是个惊人的伏笔。当时的福斯虽然已经拿到了《异形》的电影版权,但其实并没有想到两个怪物交叉的问题,但是特效师斯坦·温斯顿这个创意大胆而富有远见。
《异形大战铁血战士》系列:怪物对怪物
《异形大战铁血战士》第一部于2004年上映。本片是1990年的《铁血战士2》后时隔14年再次亮相,同样也是异形自1997年《异形4》后的首次亮相。这部电影把两个离开已久的经典怪物再次搬上大银幕,并且破天荒般地放到了一起,展开一场大战。用今天的话来说,这绝对是两个超级大IP的强强联合,但是结果并没有令人满意。

《异形大战铁血战士》剧照:从氛围紧张转化为炫技
首先这一计划从一开始便是临时上马的项目,并且完全打乱了卡梅隆《异形5》的计划,赤裸裸的商业目的气走了这位大导演。而《异形》系列的女主角饰演者西格妮·韦弗也对此大为费解,正在竞选州长的施瓦辛格也难以抽身。所以整体看这就是一个架空的番外篇,虽然有着两部电影的标志性元素,却完全没有任何精髓可言。比如铁血战士和异形系列所突出的“黑暗中的杀手”的神秘感和惊悚氛围的营造,在新的电影中则荡然无存。

《铁血战士》片段:黑暗中的猎杀
在《异形大战铁血战士》中,似乎制作方更乐意排除异形和铁血战士扭打在一起的画面,再配合当时已经相当成熟的CGI技术,试图打造出一部特效惊人的商业动作冒险片,而不是两个系列最开始的低成本科幻惊悚片。
这部电影最终口碑扑街,但票房上倒是取得成功。本片的成本为六千万美元,最终全球票房达到1.7亿美元。票房成绩让制片方义无反顾地投入到续集的拍摄中去,最终导致了更惨重的失败。
《异形大战铁血战士2》上映于2007年,导演是格雷格·施特劳斯和科林·施特劳斯兄弟俩。他们俩本来是特效师出身,曾参与过《阿凡达》的特效制作。但他们不满足于自己的特效师身份,想借本片转入导演行列,没想到影片上映随之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差评。

导演片场照
这部电影走的是灾难片的故事模式,异形不断地屠杀人类,铁血战士则不断地屠杀异形,总之就是毫无节制地屠杀、尖叫、逃亡、血浆。也许是刚入门的导演知道自己基本功不足,希望用特效和繁多角色来蒙混过关。
本片的演员演技太差、剧本的对白不好、人物形象呆板、灯光差以及剪辑得太混乱,以至于影片的口碑太差,导致铁血战士和异形这两个金字招牌在人气上都陷入了低谷。最终《异形大战铁血战士3》的计划也就随之泡汤了。
《新铁血战士》:全新的回归
自此之后,铁血战士和异形都再次陷入了“板凳时期”。铁血战士一直要等到2010年的《新铁血战士》上映,而异形更是等到2012年的《普罗米修斯》才得以稍稍亮相。
铁血战士系列得以回归,有一位幕后英雄不得不提,他正是昆汀的好友、同样热爱重口味的鬼才导演罗伯特·罗德里格兹。他个人是1987版《铁血战士》的忠实粉丝穆岩,一直都在尝试接拍《铁血战士》第三部,甚至早在1995年就已经写好了剧本。

导演罗伯特·罗德里格兹
但是当时的福斯影业以成本太高为由拒绝了这一项目,直到15年之后才回过头来找到罗德里格兹,试图重启这个项目。此时已经身价大涨的罗德里格兹最终选择了年轻导演尼莫洛德·安塔尔来执导,而自己则退居制片和编剧。
《新铁血战士》的世界观设定完全延续了1987年的第一部,并且完全抛弃了第二部以及《异形大战铁血战士》中的一些蹩脚设定。比如电影的主体设定是一群人类穿越来到了铁血战士的星球,成为他们的猎物,从而展开了一场大战。
这和第一部作品根本如出一辙,不过是把丛林换成了狩猎场,把特种兵小队换成了一群来自地球各个角落而互不认识的人类团队,但是他们的战斗能力对比与特种兵小队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新铁血战士》人类组合
这八个人分别是:冷血的美国雇佣兵,最格格不入的医生,FBI头号通缉犯,CIA狙击手特工,塞拉利昂敢死队军官,俄罗斯特种部队的战争英雄,日本山口组杀手,墨西哥毒贩大哥的贴身保镖。
他们个个身怀绝技,是人类中的“怪物”。影片把这种“地球怪物”对抗铁血战士的过程展现得惊心动魄。更有趣的是,这八个人个性截然不同,从最开始的互相利用到最后的互相牺牲,这远比1987年的电影中团队紧密合作更加刺激,更加动人。

《新铁血战士》的市场表现和口碑评分都差强人意,最终也导致此次重启不再有任何续集计划。铁血战士的银幕传说也在此告一段落了。
正如全文最开始所说的,铁血战士的最新版电影已经在筹备之中,并将于2018年上映。至于依旧维持原线同时做出保守的创新还是大刀阔斧赶上潮流打造“铁血战士宇宙”,目前仍是一个未知数。
作为铁血战士的粉丝,倒是希望这个经典怪物能够再次充满荣耀地回归大银幕,继续成为下一个时代的怪物印记,续上过去三十年的银幕之旅。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时光网
支持原创
中影4KMAX国际影城地址:深圳市南山区西丽留仙大道悦方广场一层(留仙洞地铁站B出口)电话:0755-28119118

Tags: